那里有火药 --知道 随缘—今期竟猜图
?
?
?
更多...
?
那里有火药
2019-09-26 08:44:42

  从论坛转变线上,改变从一点一滴开始,走的就是让大家知道,交的就是大家的安全,这也是发展必然结果!那里有火药 毕秋静白她一眼,说:"什么叫年纪不小?!人家还不到三十岁!"李商笑了,"那也有点老。"毕秋静反问:"那你觉得什么样的男人好?"李商想了想,说:"干净的,斯文的,熟悉的,安心的……"毕秋静不等她说完,突然拉着她就站了起来。众多领奖者正往主席台上走去。 林菲菲身子往后一倒,轻轻松松坐在讲台上,"才不是。我们学校和别的艺术院校搞了个什么"大学生风采展示演出",主要是咱们艺术系的人去充场面,搞得还挺大的,没票还去不了。我可是特意来问你想不想去哦,我可以要到票。" 他忙说:"哦,是这样的,本来你和张帅工资是一人一半的。可是后来张帅不是不做了吗?这样一来,财务部不知道该怎么分配这笔钱。所以我直接将钱交给你,你自己和张帅算去,给他多少就不关我们的事了。"这是他绞尽脑汁想出来的一个借口。 李商一听,便说:"哦,原来这么回事,那行,到时候你让财务部的人把钱打我卡里就行了,我再把张帅应得的给他。" 事已至此,李商只好安慰自己,不义且富且贵,于我如浮云!可是问题是,自己没那么清高呀!钱就是钱,能买许多想要的东西-- 李商又急又羞又怒,偏偏说不出话来,只有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掉,嘴里呜咽着,委屈伤心之至。

  张中领她到自己的住处。他的房子房间倒不大,一间卧室,一间书房,装修布置自不必说,自然是顶级的,典型的单身贵族的套房。张中见她穿的奶白色外套脏兮兮的,便问她要不要洗澡。李商摇头,"不用了,我待到天亮就走,不用麻烦了。"

  隐约中,她总感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,而她无力应付。 毕秋静问:"你把酒吧辞了?"一提酒吧,李商心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,说:"没呢,今天请假了。"晚上发生的事她一字不提。 张中想起一事,问:"美术系的同学?"李商点头,"嗯,同班同学,张帅的专业功底很好,所以请他帮忙。" 不打不要紧,一打吓一跳。居然有人帮她充了整整两千元的手机费。她脸色一变,自然想到是谁。 李商注意到另有两个女生,一个长相平平,另一个还算清秀,都戴着边框眼镜,长发规规矩矩地扎起来,气质沉稳,娴静少言,一看就知道是学理工的女生。那个长得白净一些的女生见李商打量她,冲她一笑,露出细碎的牙齿,态度温和有礼。 她不动声色地避开张冉瑜的扶持,一时间悲从中来,当即伏在李明成身上哇哇大哭,泣不成声,引得众人纷纷驻足观看。张冉瑜还在一边拍着她的肩劝她别哭,说有什么事就说出来吧!

  他一看就知道是上次自己给她的"小费",于是淡淡地说:"你这是什么意思?我张中送出去的东西从没有收回的道理。"其实他心里十分明白,李商就是想和他断绝来往,可是他要的东西既然还未到手,又怎么会轻易如她所愿! 可是李明成丝毫未觉,还点着头,"嗯,我从未见过像她那样聪明努力、专心致志的女孩子,做起事情来一丝不苟。嗯--,其实我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喜欢她,可是就是觉得她有魅力。"也许他觉得自己说得有点肉麻了,笑了笑,又说,"大概是我们俩的磁场比较相近,所以我才会受她吸引。" 李明成叹气,"诗诗,你喝多了,我先送你回去。"李商走路不大稳,意识倒很清醒,说:"那行,晚了,你也该回学校。电影以后再看。"

  李商找到张帅,将张中的CASE说了,问他有没有兴趣,说到时候赚到的钱两人平分,她一个人实在完不成。张帅考虑了一会儿就答应了,于是两个人跑去采购颜料、工具。李商晚上伏在电脑前做设计图,忙了好几个晚上,都熬出黑眼圈了。张中的钱可真不容易赚。 这招出其不意,打得张中是措手不及。他一心以为拿捏到李商的命脉,这东西应该十分珍惜,正好趁机提出要求,一步一步达到目的,没想到她果断非常,说不要就真不要了! 宿舍一下子这么安静,颇让李商有些不习惯,她垂头丧气地往床上一倒,口里念着"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乍暖还寒时候,最难将息……"真觉得有点凄凉,于是爬起来看电视--《武林外传》,里面的众多演员表演精湛,故事诙谐幽默,令人捧腹大笑。愁怀暂去,李商觉得心情好了很多。 ;

  这天,"王朝"的客人特别多,让李商忙得无暇喘气。有喝醉酒的客人见她气质独特,又年轻漂亮,遂起色心,揽着她的腰不放,动手动脚。李商气得很想将手里的托盘死命往他头上扣。这些人灌了两口黄汤,就露出禽兽的本色来了!真不是人。 李商只觉得心口被人重重击了一下,喘不过气来,良久,低声问:"你真那么喜欢她?"黑暗中,连声音都在颤抖。 回到久违的寝室,一开门,满室烟雾缭绕,乌烟瘴气。其他三个舍友正对着电脑吞云吐雾。李商面不改色,只是走过去将窗户开大,风立刻呼啦啦地往里灌,但烟味依然久久不去。学艺术的人,个性张扬,我行我素,对别人的事大多不冷不热,不闻不问。大多数人抱持的是"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;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"的行为准则。李商两个星期没回来,也没人多问一声。 张冉瑜笑,"听李明成说你是学美术的,那才叫佩服呢。"张冉瑜不骄不躁,很有气量。不像有些名校的人,对着别校的学生,眼睛长在头顶上。李商对她感觉很不错。 林菲菲听了李商的叙述,心想,这事还得她自己拿主意,是好是坏亦是她自己承担,于是她劝慰李商,"不要多想,好好睡一觉吧,事情没那么严重。不想要,那就还回去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他总不能强抢良家妇女,如今到底是法制社会,总有顾忌。"只是那叠厚厚的钞票,连她看了都垂涎三尺,心痒难耐,何况李商此刻那么缺钱。她不是不知道她的难处。

  画室的灯居然亮着。他们美术系的学生不像理工科的,基本上没人会来上自习。推开门,浓重的油墨味迎面扑来,里面却没人。画室中央摆着画架,上面有一幅尚未完成的风景油画,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,满眼是绿,星星点点的白色小花,点缀其间,景物迷人。角上粘了一张照片,看来某人正是照着这幅照片画的油画。

  利益实在太过庞大,不由人不心动。冷眼旁观的人可以大肆抨击,可是身处其中的人,能抵住诱惑的,实不容易。 感情、生活、学习事事不如意,她真有点应付不过来。可是日子照样得继续。同龄人中,她挣扎得不能说不辛苦。 张中笑,"我自然有办法知道。"他甚至不用去查,李商拿的是他的奖学金,她的资料他全有,何况区区一个号码。 李商忙说:"不了不了,你以后如果记得就还给我,不记得就算了。"她可不想再去他住的地方。 林菲菲快速说:"李商出麻烦了,现在在警察局。"然后把手机递给李商。李商一阵头疼,又没办法,只好接起来,"喂--" 李商此刻没心思敷衍他,时间有点赶,看来得打车过去找李明成了。她匆匆说:"对不起呀,我现在没空,以后再说。"看着校门口有一辆刚刚停下的出租车,她招了招手,挂了电话。不等她跑出校门,张中居然打开自己的车门出来,冲着她微笑,颇有些势在必得的味道。

  张中还是不松手,他要的当然不止一句谢谢那么简单。李商立即明白过来,知道他在耍自己,得寸进尺,冷冷地瞪着他,半晌丢下一句话,"随便你。"也不要了,拉开车门就走。丢了算?,人都失去了,还要这个干吗! 天空竟然下起了小雪,稀稀疏疏,软如羽毛,入泥不见。众人惊叫,"下雪了,下雪了!"这是今年的初雪,没想到来得这么快。李商心情顿时大好,蹦蹦跳跳跑出校门。李明成还未到。 李商被他困得不能动弹,没想到他一只手力气就可以这么大,无论怎么挣扎都没用。因为没有经验,不知道换气,她感到自己呼吸都困难了,胸口剧烈地起伏着。她身体一软,觉得自己快要闷死了!

  她推门一看,里面有一个书架,书没几本,大多数是文件夹。书架前是一套电脑桌,十分豪华,桌子上到处是散乱的文件。李商走过去,坐在真皮软椅上转了几个圈,果然有高高在上的感觉。 李商忙说:"就当是旅行啦,那你赶紧回去休息吧。"送林菲菲到另一栋宿舍楼下后,李商正要离开,林菲菲却说:"你也一起上来,我给你带好东西了,在箱子里呢。"李商一听有礼物,立刻眉开眼笑,跟她一起上楼。 李商也知道不礼貌,只好磨磨蹭蹭跟着他上去。张中让她自己随便坐,自己则进厨房去泡茶,算是招待。李商便四处打量,上次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还真没仔细看,只知道里面那间是他卧室,外面这间不知是书房还是健身房。 ;

  吓得李商忙说:"我一个人在北京念书……"也不敢说自己是某某大学的大学生了,省得丢脸。 他不说不打紧,一说,李商便想起他做的那些好事,火气上来,冲他吼,"你还敢说,若不是你,我学费早交了,用得着在学校东躲西藏的吗!" 自然有身姿妖娆的女人上来和张中搭讪,但并不是张中此刻喜欢的,于是也起身离开。 张中从未遇过她这样的,一般人不是立马拒绝,便是讨价还价。 张中的讲话客套得体,并没有什么煽情之处,无非是希望同学们继续努力,"百尺竿头,更进一步"之类的。可是谢幕的时候,大礼堂里竟掌声如雷,持久不歇,有些女同学趁乱故意发出尖叫声。李商当然知道为什么,她笑了笑,不屑地对毕秋静说:"哪有那么帅!年纪不小了吧,看样子是工作狂,没什么情趣,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想他。"

  党委书记殷勤地问:"卫先生来这可有事么?不如由我做东,一起吃个饭。"张中淡淡地说,不用,自己来这纯粹是私事,有事的话请找他秘书。系主任见他神色变得有些冷,马上打圆场,"那就下次好了,我们就不打扰卫先生了。"又说了几句客气的话,两人才走。

随缘—今期竟猜图  李商大口喘气,指挥李明成,"去,买个冰淇淋来,热死我了!"一边还用手拼命扇风,碎长的短发更显凌乱。李明成眼疾手快,拉住要走的她赶紧往旁边让,口里说:"小心车!"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刚好擦身而过。 第二天,李商正在画室对着石膏画素描,张帅推门而入。李商笑问他:"看我画得怎么样?"张帅站在李商的画板前仔细观察了一会儿,然后指着素描人物的鼻子,笑说:"这里--,阴影部分没有处理好。" 这招出其不意,打得张中是措手不及。他一心以为拿捏到李商的命脉,这东西应该十分珍惜,正好趁机提出要求,一步一步达到目的,没想到她果断非常,说不要就真不要了! 张中想起那次的颁奖典礼,他坐在高高的主席台上,座无虚席。典礼都要开始了,一个女生低着头,从最后一排走到最前面一排,无比尴尬的样子。她身穿褶皱式白衬衫,袖子卷到手肘,腋下汗湿。全场目光都在她身上,她故作镇定地坐下来,等旁人不注意,却掏出纸巾拼命擦汗。 张帅点头,"那你慢慢画吧,我先回去了。"临走前看了看她,只见她额前的碎发滑下来,几乎遮住了她的眼睛,但神情依然专注。张帅抬手按了一下墙上的开关,后排的日光灯一下子亮了起来,画室顿时明亮许多,而李商恍然未觉,依然运笔如飞。他怔忡地站了一会儿,轻轻带上了门。 李商一听,心冷飕飕的。她还抱着一丝希望打电话到云玛公司查问,心想,哪个环节出了点差错也是有可能的。没想到对方竟敷衍说不知此事,要问他们的领导。千辛万苦,电话终于转到云玛公司财务部主任的手中。李商报了学校的名字,问:"不知你们是不是忘了发一个叫李商的同学的奖学金?"

  林菲菲其他的也不多问,只说:"哦,原来这样呀。看来你手机费就是那个叫什么张中的帮你充的了?出手挺大方呀,一充就两千。开黑色兰博基尼,真是有钱人。这个张中,回头我帮你打听打听,究竟是何方神圣!" 林菲菲见她脸色突然变得不好,忙问:"哎--怎么了?" 他一看就知道是上次自己给她的"小费",于是淡淡地说:"你这是什么意思?我张中送出去的东西从没有收回的道理。"其实他心里十分明白,李商就是想和他断绝来往,可是他要的东西既然还未到手,又怎么会轻易如她所愿!

  可是当天晚上躺在床上,她翻来覆去,怎么都睡不着,还老做噩梦。第二天,一见人,大家都问她是不是病了,要不要去医院,怎么脸冒虚汗,唇色泛白。这就是良心不安,这就是道德的力量。仅仅一个晚上,她像生了一场大病。第三天,她实在受不了,一大早就跑到附近的派出所,把钱交了上去。出来后,她浑身轻松,才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。 其实他自己更可恨,也不想想是谁令李商如此悲惨! 不是张中真这么君子,俗话说,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,色狼的本性是不会变的,只是他还沉得住气。他要等的时机这不是已经来了么!最可悲的事情莫过于此,当你的感情已经变质成朦胧的爱情,而他的却还停留在原地。不但停留在原地,甚至已经有了自己的爱情。情何以堪! ;

  李商做试卷正做得满心火起,努力与26个英文字母混战,不耐烦地说:"你替我接,别再来打扰我了!考四级能接电话吗?" 李商吓一跳,"什么颁奖典礼?" 待张帅帮她修改完毕,李商不由得拍手赞叹,"不错,不错,这样正好!"说完,她看着张帅,叹气,"张帅,看来我得努力了,画得这么糟糕。"大概和心情有关。 李商想起自己学校表演系的学生,教学楼前的停车场,凡是名车,基本上是开来接这些模特的。而辛苦了一辈子的教授们开的大多数倒是普通车。 李商喘过气来,非但不停,反而开始哇哇大哭,眼泪鼻涕一个劲地往外流。她心想,完了,自己就这么毁了!于是更加伤心,什么都不管了,只是放声大哭,肩膀颤抖不停,眼泪鼻涕蹭得两个人的衣服上到处都是。

  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,李商从图书馆回来时碰见拖着行李箱的林菲菲,忙问:"你从家里回来吗?可带了什么好吃的?"离家比较近的同学,大多会趁长假回家一趟。

  李商白她一眼,"这图书馆是你的?我就不能来?"毕秋静耸肩,"当然能来,欢迎之至。"于是在她身边找了位置坐下。见李商咬着笔头发呆,毕秋静好奇地问:"喂,碰到什么难题了?愁成这样?" 李商抽了抽鼻子,尽量平心静气地问:"你又有什么事?" 刚放下酒,那人冲李商一笑,"西西小姐,坐下来喝一杯怎么样?" 李商重新卷起,说:"卫先生,真是谢谢你。" 张冉瑜从小就是风云人物,她是上临一中张校长的小女儿,哥哥是美国耶鲁大学的高才生,如今在海外研究机构工作。张冉瑜从上学开始,拿的奖杯就堆满了整间屋子。高三的时候因为嫌保送的专业不好,硬是参加高考,一举夺魁。她如今是清华大学研究生一年级的学生,比李明成等人高一届。 事已至此,李商只好安慰自己,不义且富且贵,于我如浮云!可是问题是,自己没那么清高呀!钱就是钱,能买许多想要的东西--

相关新闻

  • 矿山气炮
  • 纸叠冲锋手枪
  • 半自动钢珠枪原理
  • 左轮枪管
  • 稿源: 天津广播电视台??2019-09-26 08:44:42 编辑: 韩伟丹
    [中国国际广播电台] [中央人民广播电台] [北京人民广播电台] [上海广播电视台]
    [天津电视台] [天津日报] [今晚报] [北方网][天津搜房网] [天津阳光义工网站]

    网站:(022)23601782 转 9008  电台办公室:23341455  电台总编室:23359131 津B2-20060107
    本网站由天津人民广播电台版权所有,技术支持 北方网 Copyright 2003 - 2011All Rights Reserved